0534 不是说都绝种了吗
    徐右兵艰难的移动着脚步,是的,他很艰难,因为他脖子上不止是只挂了一个树袋熊,还有被蹭来蹭去的简直是诱惑到死的感觉。 ?个人吊在脖子上往前走,情景可想而知,虽然陈晓雅对徐右兵来说并不重,可毕竟是个大活人,怎么都没有装备袋子来得方便,并且陈晓雅下面还是分叉的,非常影响徐右兵的行走。

    徐右兵下意识的伸出双手,想把陈晓雅给抱在怀里,可是入手处一片温润滑腻。陈晓雅雪白的肌肤触摸起来就像是软软的qq糖,结实而手感十足。看是没怎么有肉的陈晓雅,却并不是瘦的可怜、像皮包骨一样的骨感美人。而是该瘦的地方瘦,该胖的地方胖,特别是 粉 嫩 的腰身下面,浑圆的臀部,徐右兵只是刚刚托了一把,心中就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的兴奋!

    乖乖,真不错!

    算了算了,死了就死了!

    “小雅,我抱你过去冲糖水吃药,我是徐右兵,你可不要认为我非礼你啊。我可是个正人君子,你现在高烧迷糊,等你烧退了了可别和我算账!”

    徐右兵不想乘人之危,先把话说在前面。然后一闭眼睛直接双手抱起了陈晓雅的屁股就向茶叶柜走去。果不其然,过去后徐右兵很快就在茶叶柜里面找到了白糖,可是刚刚拿出来,不想门就吱呀一声被人给打开了。

    “啊!你是谁?流氓,你放下我小雅姐,你是不是给我小雅姐喝药了。你这个色棍,流氓,你们男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见到漂亮的女孩子不是诱 奸就是迷 奸,要不是就骗感情,我打死你这个骗子!”

    ......

    徐右兵脑门上瞬间数道白线!!!

    一个长的非常有气质的正装女孩推门就愣在门口,随即快速的反应过来,直接掏出电话要报警不说,还把徐右兵一顿好骂。

    徐右兵正拿着杯子冲糖水,一只手还在陈晓雅的屁股底下,这姿势,怎么看都是一个十足的流氓没错。所以一时间兵哥是非常的尴尬,想解释又看了看现在的状况,只能是妥协的摇头说到:

    “你等等,你是那个山山?你等等,电话是我打给你的,我一句话还没说,你到是说了一大堆!你赶紧过来,我是徐右兵,你陈总高烧,我正给她冲糖水吃药呢。哎,我告诉你,我可没干别的,这衣服都是她自己因为热才脱得,我刚才一抬头才看见的。只是我过去想帮她找个东西盖上,却想不到她一下子就吊在我的脖子上不下来了。你这可不能怨我,我真是个好人!”

    “好人!呸!好人还能有你这样的货色!还把手伸到我小雅姐的屁股底下,你还不赶紧给我抽出来!你要死吗,流氓!”山山非常严厉的一语中邸,她可不喜欢给这样的男人留情面。徐右兵,呵呵,好一个色狼,猥亵我小雅姐竟然还敢爆出来自己的名字!

    嘶!徐右兵!——你,你是谁?徐右兵?

    山山一瞬间石化了,徐右兵耶,简直是小雅姐成天挂在嘴上的人物。难道这就是小雅姐和自己说的那个单相思!

    一脸淡淡的胡茬,小寸头,高高的个子,深邃简直让人一眼看不到底的眼睛。虽然穿着一身不带衔和资历牌的海军夏常服,但是一看就是绝对的军旅出身,那一身莫名的气息看起来,就不是一个平凡的家伙。

    “你真是徐右兵?站前街的徐右兵?那我问你,小雅姐的儿子叫什么?”山山诡异自认聪明的提了一个问题,她真的想确定一下这个凌晨四点钟出现在陈晓雅办公室的男人究竟是谁。

    天那撸,这可是从没有过的事情,小雅姐的房间里竟然出现了男人,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是说小志,对了,小男子汉去哪了,我怎么没有见到他!”

    呼!

    山山长长的吐了一口大气,知道小雅姐儿子的名字叫小志的还真没有几个人。如果他不是和小雅姐真的熟悉的话,又怎么知道小志经常被小雅姐称为小男子汉呢。

    “好吧,我来吧,你快把小雅姐放到床上啊,你这样难道不累吗。我天,你,真是......!你竟然!!!”

    山山刚接过来徐右兵手中的水杯就愣住了,简直是让她鄙夷徐右兵鄙夷到了极致!这个家伙,还说自己不是流氓,小雅姐前胸竟然不着片缕......

    “啊,我那啥,你可别误会,我真,这真不是我解开的!那啥,你赶紧喂她吃药,烧着呢,你摸摸,我就是再色,也不会在这个时候犯贱不是。你那啥,你说放床上,那床在哪啊!”徐右兵也忍不住脸红了,被山山直接撞到这一幕,任他心理素质再高,可是此时的辩解根本就虚弱无力!

    你和人家姐姐待在一个屋内一晚上了,瞥了一眼腕上的手表,都凌晨四点半了。你把人家姐姐一丝不挂的抱在怀里,还说啥也没干,谁信啊!

    别说是解释了,这解释简直连徐右兵自己都不信

    ——苍白无力啊!

    不过山山看样子现在只是鄙视徐右兵,并没有想继续追究下去的意思。其实山山的心里还有点替陈晓雅高兴,想不到陈姐终于是等到了她心目中的那个男神。是啊,帅帅的,虽然是有点颓废的模样,可是正添了一抹男人味,比骗自己的那个软饭男强多了。你看人家,胳膊上的肌肉绷起来,简直就像个大馒头,可比骗自己的那个王八蛋强多了。

    山山忍不住在心中长长的叹了一声,自己活该倒霉,眼瞎遇到了那么一个王八蛋,好在及时看清了他的本来面目,没有涉入太深,只是,只是自己的恋爱啊,恐怕又一次的告吹了!为什么每次自己遇到的都会是渣男呢,想想做个女孩真受伤,为什么每次受伤的总是自己。

    使劲的摇了摇头,山山摆脱了一脑袋杂乱的思想,快速冲水泡了糖水,利落的拨开两粒药片,配合着徐右兵坐在沙发上强行给陈晓雅喂了下去。

    可是这喂药的场景简直是太旖旎了,你妹啊,一个大男人抱着个那个样的女人,而自己还在一旁配合着喂药,这怎么看自己都是一个助纣为虐,想要**女人的一个女帮手!

    这是要干什么,这都是肿么了。山山越想越邪恶,甚至是越看把头低的更低,她简直不敢看徐右兵那一身正气的眼神,他的眼神此刻看得都是陈晓雅的嘴,看小雅姐在怎么吃药。山山敢拿生命保证,他的目光没有斜视!

    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的男人?不是说都绝种了吗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