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1 有恃无恐
    而一嗓子被吓得急忙转身的小接待们回头一看,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斌哥!这话明显就是冲她们两个人说的,这两小姑娘哪还敢吱声啊,真不知道今天是倒了什么霉了,迎了这么一群煞星加流氓回来。两小姑娘转身就跑,她们可不敢在这里待着,说不定再待下去,指不定还会发生点什么。

    “站住,我说的话你们两个没听到吗?那烟灰缸和打火机来,你们就是这么招待客人的吗,啊?”

    胡斌就是来找茬的,那会管两个小姑娘还不害怕,阴狠尖细的嗓音吼出来,就像空气被撕裂开来放了一个屁,听得两位小姑娘是即怕又想笑,可是想笑又不敢笑,只能是忐忑不安的站着,不知所以然。

    不过其中一个年龄稍微大一点的,能有而是四五岁的的姑娘不服气的挺直了腰杆,勇敢的用自己的眼神和斌哥阴狠的眼神对视着:“这是我们单位的规定,你们既然和我们单位有合作关系,有事来开会的,就请遵守我们的规定!谢谢合作,再见!”

    小姑娘说完拉起先前被阿发摸了屁股一下的那位小姑娘转身就走,不过这次可没有那么幸运,因为已经有人站了起来,并且非常流氓的用身子挡住了会议室的出口。而挡住出口的不是别人,正是人高马大的阿发。

    阿发是道上有名的大流氓,玩过的女人不计其数,他有个典型的特点就是只要见到漂亮妞就会走不动步,以前在道上混的时候在大街上就三不六九的调戏个良家妇女什么的,现在成名了,有身份了,有钱了,那就更加有恃无恐了,听说有时候开着车出去转,如果在大街上遇到姿色的确是不错的,竟然会命令跟在他身边的小弟直接下车抢人。

    ......

    “怎么着,我斌哥说话看来是真不好使了,看看这嫩的一掐就能出水的俏脸蛋,躲什么躲,哥摸摸是瞧得起你们,哎吆嗨,还敢动,来吧,赶紧给哥把火点上,点上了,我就让你们两个出去!”阿发动手动脚的,竟然伸手又在年纪小的那个脸上摸了一把。

    这小的几乎要吓傻了,当时一扭脖子眼泪就下来了,就在阿发强逼着小姑娘帮他点火之时,不想会议室的大门咣当一声就被人一脚给踢开了,紧接着一个竖腿上来,高高地抬起,狠狠的落下,一腿就砸在阿发的肩膀上。只听一声惨叫,阿发吧唧一声就趴到了地上,那肥肥的猪嘴直接与精致的大理石地面来了个第一次亲密接触。

    “不自量力,既然来了海天就要守规矩!在座的朋友们,海天自有海天的规矩!这小子猥亵妇女,对不起了,这样的人不配和海天合作。不过也该他倒霉,他猥亵的正好是对面航校徐营长的女朋友。这我们海天就管不了了,我们已经通知航校有关纪律部门了。并且航校已经派人来亲自处理这事了!

    徐营长,人就在这里,你想怎么处理,那就和我们海天没关系了,请吧,请帮我们把这人渣清理出我们的会议室,我们还要继续开会!有你们帮忙我们省的再等警察了!不过还是麻烦你跟赶过来的警察们打声招呼,别让他们又来我们会场打乱我们的会议进程!”

    唰唰唰,一队威武的士兵昂扬的走进了会议室,个个精神抖擞气势不凡,一水的钢盔纠察执勤服,那个帅模样,当时就震傻了一屋子的流氓。

    “抓起来,先给我关禁闭室!等老子执行完任务回去处理!麻痹的,敢动我的妞,老子到底要看看你有几个蛋(胆)!”

    噗嗤,跟随在徐右兵身边的山山忍住不一下子笑了出来。她想不到徐右兵早有安排,并且安排的还是兵蛋子。这一手真棒,兵蛋子可不讲情面,更何况你们动了兵蛋子的女朋友,那麻烦可就大了!

    “咔嚓”一声利落的脆响,阿发还在地上躺着,双手已经被两名士兵反扭过来,直接上了背铐。紧接着提着背铐一提溜,阿发就像杀猪一般的被两名士兵直接拎了起来,咣当一声就像扔头死猪的一样被扔出了大门。

    “好手段!不过是不是过了!想过后果吗年轻人,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不过你敢为陈晓雅出头,那么我就知道你和她有一腿!在我面前抓阿发,你是不是想死,你今个真敢把阿发给带走的话,我就让你躺着出海天!”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再次响起,他独特的嗓音亮相,徐右兵不用转身,就知道这个人是烟海斌哥。

    “呵呵呵,你是谁,敢在我面前这么和我说话,懂规矩吗?来啊,掌嘴!他分发了一整包香烟,违反了我们海天的规定,即时罚钱,必须缴现金!”

    徐右兵大咧咧的转身,温秀山赶紧从旁边抽了把椅子让徐右兵坐下了。而一旁的徐泰蹭的一下就蹿了上去,对着还在嚣张不已的斌哥就是两个大耳巴子。这两耳巴子响啊,那叫一个脆响。不仅仅是声音响,扇完之后本来坐着的斌哥愣是被徐泰两耳巴子给扇到了地上,嘴里的血和着牙齿一块往外吐。

    麻痹的,两耳巴子打的斌哥眼前金星直冒,脑袋就像是被车撞了一般的嗡嗡直响,这谁啊这,怎么连我都敢打。在烟海市,还有不认识我胡斌的吗?真是活腻了,老子就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斌哥真硬气,下狠劲的伸手抹了一把自己嘴角的血,死死的盯着徐右兵。继而快速的抓起来电话打了出去:

    “马上给我带人来海天,我被人打了,就是海天置业的海天,还有那个海天,另外给我通知杨秘书,我说话不方便,一口牙全被人砸掉了!”

    斌哥就是斌哥,强忍着疼吩咐下去了,紧接着一挥手,会议室中这些小老板顿时哗啦啦一片全都围在了他的身前,如临大敌一般的和徐右兵徐泰一帮纠察们对视着。

    “小子,我不管你们是谁,打了斌哥,就算你们是当兵的也没用!现在想赔不是都晚了,还是好好想想一会儿兄弟们来了,卸你们那条腿吧!而你,小子,不仅仅是要被卸一条腿,就连那只打人的胳膊也要一并留下!这就是道上的规矩,不要说我们狂,狂是因为我们占个理字!”

    一个自认为长得很结实的老板横着就挡在了斌哥的身前,自作主张的向徐右兵谈出了条件。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