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9 笑的这么真诚
    不过房间内虽然没有摄像头,也没有任何监听录音设备,还没有刑讯笔录。???让阿发万万想不到的是,他所说的一切,他在向徐泰交代的时候,外面的马景涛和徐右兵,乃至于市局的徐主任系数在场。就在那个神奇的玻璃门外面看着这一切,只是阿发看不到他们,他们却能清晰地看到里面,并且一字不漏的听到阿发一连串惊人的招供!

    徐右兵从鼻翼里面冷哼了一声,果然不出所料,一切都是一个精心设计的局。

    “马局长,这可是大案,恐怕搞不好就会牵一发而动全身。我不知道马局长你怎么看!”徐右兵开门见山,他不想藏着掖着,都这个时候了,他想知道马景涛最真实的态度!

    “右兵,听说王浩王市长明天抵达烟海履新!这事......!”马景涛简直是愣了,这事太大了,甚至完全颠覆了杨大秘书在马景涛心中的形象。而不仅仅是一个杨大秘书,乃至于杨大秘书身后站的那个人,一时都变得非常模糊。让刚刚上任,刚刚站在市局巅峰之上的马景涛,忍不住越来越看不清一切,眼前变得一片迷茫。

    徐右兵淡淡的沉思着,他没有说话,马景涛的意思他明白,那就是借机拿这事向王浩靠拢。王浩空降来烟海,打乱了杨进的很多部署。如果在这时候再把这件事情递给王浩,那很可能就会成为王浩来烟海市用以制衡杨进的唯一法宝。从而快速打开工作的局面,得以迅速掌握烟海。

    而现在的一切矛头都指向杨进的秘书,任凭徐右兵和马景涛两人再傻,也不会不明白究竟是谁的用意。但是如果就这么拿出去对付杨进,徐右兵感觉最后就是一个硬碰硬的结局。杨进既然想做,就不会想不到退路。恐怕就会和烟海市局一样,出现又一个刘承友。

    这样的话对烟海市的形象很不利,烟海市是招商引资大市,国务院重点沿海开放大市,是青屿的龙头经济马车。真到了必要的时候,就连钱木槿也会震怒徐右兵的莽撞。当发展与经济相对撞的时候,有时候就不得不牺牲一些其他的利益,先为经济利益保驾护航。

    更何况烟海早就乱成一锅粥了,钱木槿把王浩放下来的意思不言自寓,那就是让年轻的王浩下来打开烟海市的局面,化一切不利因素为有利因素。给烟海市这匹腾飞的骏马套上缰绳,不能让他跑偏了航向。

    “人先留在这里,老马,我明白你的意思。想不到你竟然是正局了。有机会我可要找你多喝几杯。你这性格对脾气,在烟海市恐怕也只有你这一名正直的官员了!不过表面上我们不必要走得那么近,只要你老马心中有我徐右兵就行了!”

    马景涛诧异的看着徐右兵,他对徐右兵的话很理解。徐右兵这是让自己回去交差,把一切都推到航校的身上。这帮人袭击军警和调戏军嫂的罪名那是坐实了,恐怕短时间内徐右兵是不会把他们给放回去了。马景涛无奈,只能是点了点头,不过临走的时候到是劝了徐右兵几句,特别是那抽根烟罚一万的事情,老马怕徐右兵因为这事惹出来大乱子。毕竟他认为徐右兵还是部队上的人,这种事情可不能瞎胡闹。

    “哈哈哈,你不说我差点都忘了,这罚款必须缴,一个都不能少。不过上百亿他们也拿不出来,但是几十个亿我想这帮人还是能够凑得起来的。前段时间我听我的战友执行任务的时候说过一个地方,穷啊!所以我决定替他们捐了,就以这帮社会老板的名义,在那里多建几所小学,多修几条路,为民造福吗!”

    嘶!

    马景涛终于是走了,徐右兵这样的处理方式即使最后被人告了都没用,因为即使罚款了,徐右兵也没拿一分钱。而以徐右兵的能力,既然这话说出来了,就绝不会放过去。看来折腾这帮小子们是折腾定了,而既然有了回去复命的方式,说实话马景涛不想在航校里面待着。这地方,简直不是人待的地啊。看着那些老鼠和毒蛇,马景涛想想头皮都发麻。

    离开了航校,马景涛直奔杨大秘书的办公室,这事无论如何打电话解释就有些轻浮了,显得自己不重视了。所以亲自走一趟,向上汇报,还是必须的。

    而让马景涛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到了杨大秘书办公室,杨大秘书却亲自把自己迎了进去,继而忙活着冲茶倒水的好一顿热乎。最后马景涛说了自己去航校要人被拒绝的情况,听得杨大秘书是大骂航校小题大做。只不过就是摸了一个女迎宾的屁股吗,至于把人都给抓起来,还咬着不放。

    不过杨大秘书愤怒归愤怒,一会竟然主动地岔开了话题,和马局长聊起了明天去高速路收费口迎接王浩的事情。迎接烟海市新市长可不能马虎,虽然杨大秘书话里话外并不看好这名年轻的市长,还有着不屑一顾的意思在里面,但是面子上的事情还是要做足的。

    马景涛听从了杨大秘书的建议,决定一共出动十辆警车,前后五辆开路,后面五辆断后拱卫,迎接新任市长可不能在乎哪点油钱。十辆警车而已,跑一趟几个钱。并且杨大秘书还大笔一挥,直接拨了十万块钱的经费给马局长,说是领导亲自指示的,一定要让马景涛在当天沿途追加警力,千万不能出什么乱子。

    商量好一切,马景涛立刻动身回去安排。本来他还想见见杨书记,但没想到杨大秘书说杨书记不在。而约杨大秘书晚上出去坐坐也不可能了,出去坐坐就需要喝点,这晚上如果要是喝多了,恐怕第二天一大早迎接新任市长履新的事就会出什么漏子。这可是马景涛所不敢承担的,所以他是看着杨大秘书热情而又认真的笑脸,愣是没有张嘴再约。

    下次吧,下次一定有机会,都在烟海市,吃顿饭的时间总是能找出来的。马景涛自我劝解的安慰着自己。

    其实让杨秘书一点都没有看出来的是,马景涛只从车到市委大楼就在演戏,而一直演到现在,你杨秘书什么人啊,还坐在这里装五喝六的。要不是刚才我亲自从航校回来,知道了你那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我怎么会在这里和你笑的这么真诚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