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2 钱木槿的到来
    藤野先生没有拒绝徐老将军的宴请,并且兴奋之际在场的人都被一同邀请。?小? ?说? ?艺能够醒过来是一个奇迹,而创造了这个奇迹的藤野先生自然而然的在航校的地位又得到了提高。医生本来就是受人尊重的,如果医生给人治病不是以敛财为目的的话,那么将会被无数的人感谢。

    不过医生也是人,他们也需要生活,所以尽管医生在给人治病的时候避免不了的会与金钱打交道,甚至于金钱挂钩,但很多时候,你不能因为治疗费或者是药费太贵而放弃治疗,除非是想尽了各种办法都凑不到钱。

    生命就是这样的,人在没有绝望的时候还是一心想要活下去的。谁都不愿意随便放弃自己的生命,所以人类最赚钱的产业就是健康和医疗。

    藤野先生很喜欢清酒,并且喝酒后的藤野先生完全就是一个至情至圣的人。他毫不隐瞒的谈论着现在的人和医生之间的医患关系,并且时不时地无力摇头:

    “其实我喜欢这样的一个医院,那就是一个国家建设的医院,他们会给医生和从业者良好的生活保证,而可以让医生不必要为自己的生活问题苦恼于担心,从而全身心的投入到为患者的服务当中去。正所为治病救人,救死扶伤,这是国际主义的白求恩精神。

    医患关系不分国界,解决了医生的实际需要,并且医院不以盈利为目的,那么就可以说,在这个世界上,将会再也没有所谓的医患紧张关系。”

    哈哈哈,哈哈哈哈......

    徐右兵哈哈大笑,他感觉藤野先生的理想很有趣,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医院,最起码恐怕在现在的社会中是很难实现了。医院不盈利,那制药厂就不会获得利润,医疗设施和生产经营所有医疗器械的集团恐怕就会倒闭。

    而不倒闭的唯一方法就是国家承担,或者说获取国家补贴,所有的都是国家制造。可是这样一来,很多问题就会再次紧随而来。没有哪一个国家可以完全的为患者买单,为制药企业和医疗生产企业买单。如果那样的话,徐右兵甚至认为,这个世界上将不会存在斗争。

    藤野先生的理想有些大,但是现在确实与他的理想很接近,因为在航校疗养院内,所有需要治疗的患者或者是病人来说,都不存在因为治疗费而引发的问题。因为藤野先生知道,这些人的治疗费用是华夏国负责。

    见没有人说话,韩晓雪主动地端起了酒杯,她要敬藤野先生和山川静雅小姐一杯酒。如果没有他们,可以说就不会有妹妹的再次醒来。

    藤野先生不是一个虚伪的人,欣然接受了韩晓雪的敬酒,并且与山川静雅小姐一同干了杯中酒。而正在这时,外面响起了直升机的轰鸣声。从青屿得到消息赶过来的钱木槿已经抵达了航校。在第一时间听说自己小女儿醒过来的时候,钱木槿再也坐不住了。

    他感觉自己一直都愧欠两个女儿太多,甚至是从小就没有给过他们想要的父爱。在他年轻的时候一直都在为工作打拼。往大了说是为国为民,往是安家立业。钱木槿走到今天,他付出的太多太多了。不要说基本没有下班的时间,哪怕就是下班了,钱木槿基本上也是在想着工作,想着怎么进行城市的建设,想着怎么样才能让人民安居乐业。

    他是一步一个脚印从基层走到省委书记的第一人。这样的官员,在华夏是不多见的,甚至是完全靠政绩出色而提拔起来的官员,可以说在华夏很少很少。更何况钱木槿的政绩都是一步一个脚印,实实在在的走过来的。

    他在青屿乃至于整个青屿省老百姓们心中的呼声是最高的。可以说是老百姓们心中最爱戴的一位省委书记。

    可是钱木槿走到今天这一步,失去的太多太多。甚至是年轻的时候官小职微,结婚后根本就不能够带家属,而让自己的爱人带着自己的两个女儿一直都生活在老家农村,做了实实在在的留守妇女和儿童。直到小艺都快十岁了的时候,钱木槿才把他们接到了身边。而那时候的钱木槿已经是一县之长,可是却有了更多的事情需要处理。

    那时候作为县长的钱木槿,一心致力于县城经济的发展,人民生活的改善。大力招商引资,可以说是经常地夜夜加班,整天不回家。为了跑一个项目,拉一个投资,钱木槿甚至可以吃住在办公室,带着招商引资团一出去就是大半个月。而家中的一切完全的还要依靠两个孩子的妈妈。

    和普通人一样的上班下班,下班之后陪孩子们玩会,陪自己的媳妇说会话,教育教育子女,检查一下他们的作业,甚至是带孩子星期天去公园玩玩,这对钱木槿来说简直就是一种奢侈。钱木槿不是不能去,而是真的没时间。有时候即使是晚上回家了,他也要坐到书房中查资料,广泛论证一个企业召回来会给自己的县城带来多大的利益,会解决多少劳动力的就业问题,会带动多少产业链,在县城形成多大的经济格局。

    所以下班和上班的钱木槿其实都一样,他无论是上班也好,还是下班也罢,其实时时刻刻的都在工作。甚至钱木槿的家庭中,严格制定了一个规矩。害怕孩子们吵闹,钱木槿的书房是绝对不能够去的地方,并且只要钱木槿一回家,孩子们不管先前在做什么,都不可以再继续大声的喧哗,吵吵闹闹,从而影响到他的思路。

    就这样的人,也是一个父亲!连孩子在家里大声说话的权利都被他无情的剥夺了。我们可想而知,当时的钱家是一个多么严肃的存在。甚至是想要让钱木槿带孩子们出去玩会,去趟公园都要提前预约。因为钱木槿很难抽出时间,很难能有空闲。他的空闲都给了企业老板和随时听从手下对工作的汇报上面去了。

    而这样的生活,随着钱木槿的官职越高,就越严重,甚至到后来,钱木槿与家人的关系越来的越生分,不仅仅是他最亲的亲人,乃至于亲友和朋友都慢慢地疏远,到最后竟然无人能够理解他,从而和自己的两个女儿形成了路人的关系。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