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4 女儿终于是好了
    再为人民事业奋斗二十年?钱木槿眼中一抹希奕的光彩一闪,只是随之暗淡。?小? ?说? ?尝不想在这个岗位上再继续下去,可是岁月不饶人,年华不容人。恐怕这一届之后的钱木槿,只能是无奈的退居二线了。他已经在青屿连任两届了,身为青屿的当家人,华夏国中央委员,钱木槿想做的太多太多。

    一心为民的钱木槿除了工作和学习以外,可以说是个人生活乃至于家庭生活一塌糊涂。不是老钱不会过日子,而是他真的没有时间操心家务,爱妻教女。老钱活了这么大岁数,心中最喜欢的一首歌,其实他再没人的时候经常唱,那就是一首《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因为在他的打算中,这五百年的时间,三百年拿出来干正事,发展经济,建设国家,使国家更加富强,人民更加富裕,还有二百年的时间他可以陪陪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他对她们亏欠太多,太多太多。

    跑到半山腰,刚刚走到疗养院的大门口,徐明已经带着庞大孩和刘国涛一伙迎了过来。虽然说徐明和钱木槿平级,但是越是平级,该有的礼节还是要有的。徐明不认为自己身为航院院长有多么的特殊,面对华夏青屿的省委书记,对徐明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客人。

    “哎呀,老徐啊!你怎么还亲自迎出来了。打扰了、打扰了啊,这么晚了你还没有休息,我老钱欠你个人情啊!”钱木槿等车刚一停稳就走了下来,他可没有等王浩给他开车门再下来的习惯,老钱不喜欢摆那个谱,他是一个非常注实的领导。

    “看你这话说得,小艺在我这里治病,那是你老钱看得起我这小庙。我们俩还谈什么人情不人情的,老钱啊,我发现你这人是越来越客气了啊!走,我带你去见见小艺,孩子刚醒来,现在又睡着了。不过一切生命体征良好,你终于可以放心了,我们大家也终于可以放心了!孩子醒了!

    老钱啊!这位就是藤野先生,是他治好了小艺的病,你应该感谢的是他啊!我刚才还在请藤野先生喝酒,我们大家今天都高兴,正喝着你就来了,一会你也要喝一杯啊!”

    “您就是藤野先生?我谢谢您了!谢谢您了藤野先生!”

    钱木槿一听说徐明身边站着的就是藤野医生,立刻郑重的对藤野先生鞠了一个躬。他心中对藤野先生的感激是无以言表的,甚至是激动与不安的。就是这个医生救回了自己的女儿,把女儿从死神的手中抢了回来。作为一个父亲,怎么能是一个鞠躬就能够向医生表达得了的。

    “钱书记您好,你不必感激我,其实你最应该感谢的还是徐右兵。如果不是他今天在病房中一直陪着你的女儿,说了一天的话,晚上又发生了特殊的事情,我想小艺需要醒来,还要一段时间!”藤野先生急忙鞠躬还礼。虽然钱木槿是青屿的省委书记,但是藤野先生并没有多大的压力。他是国际上著名的脑科医生,见过的大人物多了去了。不要说一个钱木槿,就是岛国的首相与天皇,还有英国的戴高帽他也见过。所以并没有表现出非常拘束的神情。

    而让大家不明所以然的是,钱木槿只是看了一眼徐右兵,又看了一眼站在徐右兵身边的韩晓雪,只是对他们点了点头,起身就匆忙的向韩小艺的病房走去。

    韩晓雪急忙快走一步挽起了父亲的胳膊,只是在挽住父亲胳膊的一刹那间,韩晓雪突然感觉自己父亲的肘臂是那么的稀松,那么的松软。这是老年人皮肤和肌肉松弛特有的表现,一刹那间韩晓雪的心中就是酸酸的酸涩。

    她知道——自己的父亲正在走向老年!

    “爸爸,你别激动,放轻松,妹妹已经醒了,小艺已经好了,只是现在又睡着了。她的身体还很弱,现在必须好好的调养。”

    钱木槿哆嗦的点着头,因为此刻刘国涛已经推开了病房的门。在这间洁白的病房中,钱木槿再一次见到了受伤后的女儿。上一次他只是偷偷地到来,在外面一个人独自站了很久很久,可是现在女儿终于是好了,康复了。这对一个父亲来说,内心是波澜不堪的,是更加激动与欣喜的。他轻轻地握住了病床上女儿没有几丝血色的小手,心疼的都在抽蓄。

    女儿都长这么大了,自己真的没有尽到过什么责任。而现在又受到这么严重的伤,你让他这个父亲怎么去向她已经死去的母亲交代。

    “小艺,我的孩子,爸爸来了,爸爸来看你了,孩子,你疼吗......”

    钱木槿此话一出口,屋内的一干大佬们禁不住心中黯然落泪,徐明更是挥了挥手,直接带头走出了病房。这样的场景,徐明看不下去了。就连藤野先生也看不下去了,他对这名华夏国的高官感到非常的震惊与不理解。见到了事实上的钱木槿,让藤野先生第一次对华夏国的一些事物又改变了一些看法。

    华夏真是一个神奇的国度,并且有着这么一群喜欢和爱护他们的人民,藤野先生坚信华夏国一定会越来越好。

    屋内只剩下了钱木槿父女三人,就连徐右兵和王浩也退了出来。来到走廊上的王浩沉沉的吐了口气,看了一眼徐右兵沉默不语。

    “你是王浩?”庞大孩上前一步,从自己的兜内摸出根烟,伸手递给了王浩一根,又抽出来一颗,递给了徐右兵。

    “对,我是王浩,谢谢!”王浩还没等从兜里把火掏出来,庞大孩手中的打火机已经点着了。

    “我自己来,自己来!你是庞军长?”王浩礼貌的接过打火机,刚想帮徐右兵点火,不过却被徐右兵拒绝了。

    “哎呀,想不到,想不到,王市长这么年轻有为。我就是庞大孩,这位是刘国涛刘政委!”

    刘国涛有些惊讶的走过来,急忙伸手向王浩握去。他早就听说烟海市市长之争已经落下了帷幕,还知道明天就是王浩履新的日子,但是也和庞大孩一样,真心没有看到王浩本人,想不到今日一见,这哪是一名市长的模样,分明就是个还不到三十岁的大小伙子吗。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