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6 威武雄壮
    唐奎第一时间下了车,大声的吼着潇冬,可无奈潇冬根本不理唐奎这茬,继续带人追着吼着也要把马继伟给留下来,决不能让他的队员把这个王八蛋给带走。潇冬知道,马继伟要是跑了,那就等于死无对证,今这乱子就不好收场。

    有警员立刻请示唐奎强行制止,现场农民工大叔们手里一水的铁锹镐头粗钢筋,这要砸在身上不死也能脱层皮。而唐奎决不能答应武装制止。现场情况不一样,如果他要是下达武装制止的命令,眼睁睁的这里五六百口子,真要是不要命的和警务人员冲突起来,那就得出大事。

    “我命令,巡警立刻撤出现场!这里由我接管......!”

    哗啦......

    唐奎手持高音大喇叭一声吼,巡警队员们立刻慌不择路的往下撤。他们可算是被这帮大叔们追惨了,大叔们手里的铁锨虽然说没有砍在他们的身上,但是高高的举起来气势吓人,哪是警拐可以抗衡的。可就算是真的对决开来,警员们不是不敢下手,只是面对父亲般年岁的农民工们,他们手中的警拐真的砸不下去。看着一张张黝黑发红的脸,满身水泥外墙漆的衣服,还有那张着嘴的名牌鳄鱼胶底鞋。利落的队员们只有跑的份,他们是真心不忍。

    这些人不是安保人员,更不是违法犯罪嫌疑人。只是一些没什么知识,听到了鼓动来要工资的农民大叔们。与其手中的警拐砸下去,砸下去后就是伤筋动骨一百天。

    一年有几个一百天,农民大叔出来就是为了赚点钱。这要把他们打坏了,治病花钱还耽误工作日,一年就算白干了。再说从警就是为人民服务的,怎么能拿着警拐对老百姓下手,这是原则问题!

    而唐奎早已经不是当年只知道带人往上冲的二愣子了,经历了这么多事,又随着自己职务的提升,唐奎现在想的越来越多。他接到的任务是现场来支援的,并且协助执行庭的法警们对海天置业进行法务事物的履行工作。只要能把巡警大队的人员安全的撤出来,唐奎的任务就完成了一大半。至于对海天置业的法务工作,那是执行庭的事情,和唐奎有个鸟毛的关系。

    更何况海天置业是兵哥让唐奎重点关注的地方。执行庭这帮蠢货来找海天置业的麻烦,唐奎不制止已经不错了,要是搭把手,那可是万万不能的。

    “你就是唐奎,你是怎么带的队。市里让你来配合我工作的,你不能光站在一边看着不作为啊!”一名四十来岁的黑西装汉子在几名法警的掩护下终于是气喘吁吁的从人群中跑了出来。只不过西装的衣袖已经被扯裂了,看起来非常的狼狈。

    这家伙一脸的怒气,看到唐奎慢悠悠的站在警车旁,那气就不打一处来。

    唐奎狠狠地瞪了这小子一眼,他很想说一句你是个什么东西,敢说老子不作为,找死是不。

    “哼!你哪只眼看见唐大队长不作为了,你踏马眼瞎啊!你是干什么的,打群架的?来呀,给我抓起来!”

    唐奎没说话,他身边快速的挤过来一名全副武装的二道杠,两杠上面加一星,正是赶来支援的突击队。

    “我看谁敢,我是刘成刚,你们敢抓我,小兵崽子,我看你是活腻了!”刘成刚真是气的嗓子眼里都冒烟。可哪成想,他一句刘成刚吼出来,脖子上就被人一个手刀砸了下去,顿时直接趴在地上晕菜了。

    “麻痹的,连我们突击队长都敢吼,我管你是什么钢,你就是精钢玄铁,到了我们手里也得先趴下!”一名三年老兵晃晃悠悠的收回了手,转身一呶嘴,立刻上来两名新兵就像拖死狗一样的拖着刘成刚就向警车上走。

    “你好唐队长,我是市局武装突击支队的徐帆,奉命前来听你指挥!”

    唐奎立刻伸出手和徐帆握了握,这才斜眼看了几名法警一眼。这帮法警郁闷的此刻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是追上两个新兵蛋子就去解释开了。

    “唐奎,你踏马傻逼是不,那是中法的刘成刚,刘成刚知道不。我踏马都被人干成这样了,你怎么还不动手,你是不是和这些人是一伙的,你收了海天多少好处!所有人都有,我是市局巡特警大队大队长马有才,我命令你们将这帮凶犯全给我抓起来,立刻押回市局我亲自审!”马有才终于是被自己的队员们维护着死命的冲了出来,只是一出来他的反应和刘成刚一样,立刻一肚子的火朝着唐奎就去了。

    上面让你们带队来支援我,你们来了就这样,啥事不干只围不打啊!

    “哪里跑,把打人凶手交出来,交出来!对,就是他,把他交出来,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潇冬与二十多名安保人员冲在最前面,并且四个人抬着一个满脸是血的农民汉子就要往前冲。

    唐奎眉头紧皱,他知道今这事要是一不小心,自己就能陷进去。可自己陷进去不要紧,这万一要是连累了自己的师父那就坏菜了。明显海天早有准备,这个满头是血的汉子出现的有点古怪。

    “都别挤,潇冬你给我站住,这人是怎么回事,哪来的,你还嫌事情闹得不够大是不,你......”

    “唐奎今个你带队我给你个面子,我们没活路了,你往我身后看看,睁开你们的眼睛看一眼,有这么欺负人的不!来封我们的大门不说,还把人打成这样,我就想问问,是谁给你们的权力,凭什么这么整我们!乡亲们,我听说今个烟海市新来了一个市长叫王浩,走,咋们带着受伤的乡亲们去问问王市长,法警和马有才不分青红皂白的打我们是为什么!究竟为什么要扣我们的钱,为什么我们干了活不给我们工钱!”

    ......

    海天置业楼下此刻已经乱成了一团,乌压压五六百农民工围在下面,一起质问唐奎的吼声,威可震天。

    徐右兵又掏出来一根烟点上,使劲的抽了一口这才满意的吐了口烟气,淡淡的说道:“这小子,离他师父那两下子差远了。不过潇冬这家伙根本就不懂得演戏吗,这又不是让你带兵打仗,你威武雄壮的把巡警都赶跑了,现在又来装自己是受害者,谁tm信啊!”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