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1 一颗永留传
    徐右兵突然感觉自己做的有些过分了,陈晓雅不是在使小性子。虽然陈晓雅是个女人。但是毕竟海天是人家的,而不是他徐右兵的。如此做,到最后才揭开谜底,这对陈晓雅来说应该是个不小的打击。其实想想自己这样的手段,其实和杨进有什么区别呢,其实在陈晓雅看来,还不是变相的抢了人家的海天置业。

    海天置业是陈晓雅辛辛苦苦做大的,就像一个孩子,是陈晓雅一手拉扯大的。她对海天,有着无比深厚的感情。这么大一笔投资,那么以后对于海天的掌控,岂不是已经等于易手他人了。

    无怪乎陈晓雅抵触,徐右兵换位思考,马上就明白了陈晓雅现在的想法。这是一个女强人,并且是有着坚强性格的女强人。

    “小雅,其实这件事情我是要和你商量的。我以前有恩与宇文家族。这次复员,也是想做一些事情。本来我是想自己着手成立一家公司的,可是你知道,我就是一个莽夫,说白了就像李逵一样,只会三板斧。你要是让我冲锋打仗,带着小志去玩个游戏还可以,如果让我经商,我还真不是那块料。

    我不认识别的朋友,但是又有这么大一个项目。所以我只能选择你,交给你,因为交给你我最放心。除此之外,我还在南非发现了一个钻石储量相当大的钻石矿,并且已经派人前期进行了所有手续和业务的买断。小雅,买下来后我才知道,我对经营和管理一窍不通。还有那座钻石矿本来是抵押出去的,即使是我买下来后,其实现在开采权还在别人的手里。

    所以我非常的着急,你知道如果耽误一天,损失的就是一个巨额数字。再有如果不加管理,随人家任意的开采,我担心的是等我们接手以后,矿藏会被开采的一团糟。到那时即使我接手了,也只会剩下一个乱摊子。很可能好的矿线已经不存在了。

    这些我都想和你好好的谈谈,我想请你出面帮帮我,如果你再不帮我的话,恐怕我真的就找不到一个能够真心帮我的人了。不过你放心,我想的是完全交给你管理,而不是聘请你帮忙。还有,如果你要是有兴趣的话,完全可以以海天的名头出任这几家公司的董事长,而我只需要帮你打打下手就可以了。也就是说,我可以帮你解决安保问题和有人捣乱的问题,而有关生产和经营方面,我真的不懂怎么插手。”

    徐右兵站在陈小雅的床头,认真的解释着,并且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来几张4打印纸,轻轻地放在了陈晓雅的身边。

    陈晓雅心中波澜起伏,在徐右兵解释的的时候,她突然有一种很温馨的感觉。什么你就是个李逵,只会三板斧,只会带着小志出去玩会。而我就成了掌管家里财政大权和家政大权的女主吗?要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你上班我管家!你带着孩子,我精打细算!

    无端的陈晓雅脸上一阵潮红,她突然抓起来身边的4纸看了几眼。只是越看越心惊。钻石是每个女人的向往,而更是陈晓雅的向往。在自己和小志父亲结婚的时候,那时候小志父亲给自己戴上的只是一枚金戒指,而不是钻戒。这一直都是陈晓雅的遗憾!

    每个女人都有一个钻戒梦,这是纯洁而又带着无比浪漫色彩的梦想。可是这个梦想虽然很容易实现,但是偏偏一直到现在,陈晓雅都没能拥有一个钻戒。

    不是陈晓雅买不起,而是如果钻戒要自己买的话,还要男人干什么。但是自从海天置业成立以来,陈晓雅和小志的爸爸之间早就失去了在大学时期的浪漫,失去了夫妻间该有的温馨和宁静。繁忙的事务和工作,常常让他们在外应酬到下半夜才能够回家,而回家匆忙的洗漱下来,已经是精疲力尽。哪还有什么心情和机会,再一起去选一个钻戒。

    直到公司走上了正轨,可小志的父亲又突然出了车祸。一切的担子全压在了自己的肩头,那时候的陈晓雅把艰辛苦辣,全都抗在了肩头。好在不屈不挠的性格,她终于是把海天发展起来了。

    走上了正规的海天,一切运行都是正常的。可是这时候的陈晓雅虽然有了一点时间,却又怎么会给自己买个钻戒。每当她独自一人留恋在珠宝店面的时候,往往她最想买的还是一枚钻戒。但是往往在看了多次之后,她却终于选择了别的。

    因为钻戒,真不应该是一个女人买给自己的礼物!

    多么遗憾的一个梦啊,越是喜欢,越不能拥有,可是对钻戒的了解和痴迷,却让陈晓雅更为疯狂。

    钻石恒久远,一颗永留传

    可是现在手中拿着的竟然是一座钻石矿的初步介绍。只看钻石村卡利南,陈晓雅就倒吸一口凉气!

    钻石村卡利南是国际第二大钻石出产地,那个村落太富有了。陈晓雅记得,当时自己看资料介绍,那里到处都是璀璨夺目闪闪发光的钻石标记。就连路标上都是一颗巨大耀眼的心形钻石指示着方向,而使你一目了然!

    而无论是世界上最大的钻石之王卡利南还是传说中的世纪之钻,听说都是在卡利南钻石村发现的。可是现在,这一切,难道说都是徐右兵的财产?

    “你是说卡利南钻石村,现在被抵押出去了?”女强人的形象顿时展现,陈晓雅眉头紧皱,并且问出去的话语完全是质问的口气。

    “是啊,所以我焦急啊。我接手的时候开采权还在别人的手里面。所以我想拿回开采权。不过这很难,因为开采权是被抵押给了一伙非常麻烦的人。”

    “麻烦?这么大的钻石矿,开采权被别人占有。右兵,其实我很想说,有时候富贵只是当自身实力达到了一定的程度的时候才可以获取,否则掌控在手中,那就是一场灾难!”陈晓雅理智的作出分析,她绝对不认为徐右兵所说的麻烦只是那么一点。这么大一笔财富,如果没有绝对的实力,恐怕在斗争中,稍不留神就会粉身碎骨。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