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6 你有恃无恐吗
    “在哪?”

    徐右兵一听董超说董国权留下了一本能够保住他儿子性命的日记本,顿时便想到了这个日记本的重要性。 ?可不认为董超是在骗他,虽让当时在董国权的别墅中已经查出来大量的古玩字画,还有一些不可告人的账目笔记,但是能够涉及到杨进的很少。

    徐右兵一直不相信董国权没有后手,不会保存他与杨进之间来往的一些东西。身为杨进的白手套,董国权能走到这一步,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更不会想不到自己的退路。

    只是可惜,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要他性命的会是徐右兵,而只想到了他需要防备的是杨进而已。

    “在...在,但是你们一定要保证不杀我,要保证我家人的安全!不过我也会答应你们的条件,我知道我无法反抗!”董超突然直起了腰身,他知道,走到今天这一步之后他已经完全的没有了任何的选择。徐右兵想捏死他很简单。他千算万全,怎么也没有算到自己找到了杀害他父亲幕后的指使人,却不能为自己的爸爸报仇。本以为他是监狱黑帮的重要人物,主管华夏业务的干将,怎么样监狱黑帮也是自己最大的依仗。

    却不想,那个杀自己父亲的人,竟然地狱之皇——地狱之使的尊皇!

    董超不需要再犹豫了,他已经没有了任何需要犹豫的机会和选择。这个超燃的存在,怎么会是他能够抗衡的。他不能,现在不要说自己为自己的父亲报不了仇,还要连累自己更多的家人。监狱黑帮,其对付与惩戒自己帮会中成员的手段是让董超想都不敢想的,那种残忍的程度,已经完全超出了他心理的承受范围。

    “杀你,我没兴趣,保证你家人和你母亲的安全这个我可以答应!毕竟是你做的孽,也不能连累了你的母亲。说吧,我的忍耐可是有限度的!”徐右兵答应了董超的请求,同时右手隐晦的放到身后,对一直窝在沙发里面的王浩轻轻地摆了摆手。

    他知道王浩的意思,刚才董超一说有本日记,王浩就轻轻地拉了徐右兵一下。王浩的意思也无非一定要拿到这个日记本,因为这本日记现在对他们来说太重要了,里面很可能是掌握杨进所有的犯罪证据。

    “好,你是狱皇,我相信你说的话!你让他们都退下,我只说给你一个人知道。”董超郑重的提出了要求。

    徐右兵再次点了点头,一摆手,先前进来的山姆国人和大军冯宝,就连宇文拓展也暂时退出了这个房间。王浩也想走,不过却被徐右兵一把给拉住了。王浩的身份太敏感了,能不动就不动,再者他相信,就算王浩在这里,也构不成让董超拒绝的借口,因为董超现在说与不说,他都要说了。

    当一个人开始在乎自己的性命的时候,他已经失败了,无论是做任何事情,你不用拼命地精神,想要获取巨大的成功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附加,只是相对而言,没有什么不可以。甚至在徐右兵看来,就是他不同意让所有的人离开这间包间,最终董超还是会说的,因为董超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选择余地。

    “他就不用走了,你说吧!”徐右兵淡淡的看着董超,完全是有恃无恐

    “好,我说!在烟海市南郊十里之外有个青华山,那里有早期就建设好的青华别墅园。不过现在已经荒废多年了,因为配套设施跟不上,就连自来水都没有,并且别墅区建的太早了,所以现在已经没有谁还愿意住在那里了,那里已经沦落成拾荒者和进城打工人员们的合租地。

    不过我家却是在那里有一栋别墅,我可以带你去找到那个日记本。因为只有我去才能找到,否则的话,你是找不到的!”

    “董超,我劝你别报任何幻想,你在他的面前是逃不掉的。即使你不去只要说出地方,我们也能找到,如果你还想耍什么小心眼,信不信他可以收回他刚才对你所有的承诺!”王浩的声音平淡无奇,董超那点小心思王浩早就看透了。他相信董超所说的别墅内一定还有其他的东西,或许那就是可以让董超脱身的东西,而不仅仅只是一个笔记本。

    “不,我没有骗你们,在地下室,地下室的大门完全是封闭的,并且用水泥封住的,和墙体连成了一片。即使去了,砸开大门,也不会轻易地打开,因为那道门根本就是从德国引进的钢板实体大门,并且需要验证我的指纹和密码!”董超认真地解释着,他希望徐右兵和提意见的这个人能够相信。并且他知道提意见的这个人还是烟海市的新任市长,因为白天的时候,他就看到了海天外面让杨进出丑的一切状况。

    但是董超现在根本就没有指出来王浩的身份,显然精明的他知道,自己越是装着不知道,其实对自己能活着离开烟海市的可能性就会越大。

    哈哈哈,哈哈哈哈......

    徐右兵哈哈大笑

    “一个密码而已,指纹!你以为我就不会把你的手剁下来?董超,你真以为你有恃无恐吗?”

    哗——

    冷汗瞬间浸透了董超的整个后背,他当然不认为自己有恃无恐,只是他知道,只有他亲自带这些人去,才有可能更多的保住自己的性命。当时记得父亲对自己说过,如果董家要是出事了,那将是董家最后在世的一点命脉,是董超最后可以活在这个世界上,为董家传宗接代的唯一退路。

    甚至是董超在父亲刚刚死后就想到了那个地方,甚至就想着打开父亲交给他的这个最后能够让他保命的地方。可无奈,父亲的遗嘱中言辞交代,必须是他真的受到了生命威胁的时候,才可以说出来这个秘密。

    “不,我不是,我没有这么想,我真的没有......”董超已经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为自己辩白了,因为他感觉徐右兵压过来的威势越来越厉害,他早就承受不住了这种残酷的威压,甚至感觉,徐右兵此刻只需要轻轻地抬一抬手,瞬间就能够将他捏死在现场!

    “好,不是就好,带路!”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