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8 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此刻无论是徐右兵还是王浩,没人阻止董超的疯狂,面对成山的黄金与巨款,古董和字画,突入横来的财富,没有人能够静下心来想别的。? ?王浩和徐右兵两人也是身不由己的流连在博古架的四周,不住地查看着。

    精美的瓷器,远古的山水画,王浩完全沉醉在一种古文化的艺术殿堂之中。徐右兵对这些东西看得倒有些淡,这家伙虽然知道古董字画的珍贵,不过在他心中也只是看起来值钱而已。兵哥不能免俗,像董超一样的首先就走向了一排排的黄金艺术品博古架。他首先入眼的就是一尊金菩萨。这尊菩萨宝相**,倒持杨柳,仿佛柳枝正向众生洒下无穷的甘露,正在普救世间的疾苦。

    打开玻璃罩,兵哥伸手捧起了菩萨,仔细的端详起来。不想这座金菩萨入手竟然差一点没让兵哥把握的住——太重了。

    定了定神兵哥翻转过来,底座中间竟然只有一个细细的小孔,原来基本上是实心的。上面竟然标注:华金银楼24k五公斤。五公斤的金菩萨,兵哥不仅倒吸一口冷气,好大的手笔。

    不过兵哥瞬间想到了董超,他回头扫了一眼还在疯狂装金条的董超,不仅哈哈大笑。董超此刻只知道往自己的兜内装金条,这架子上的金条都是一块一斤,这小子贪心不满,两个衣兜早就被蹭裂了,金条的重量压毁了衣兜,他干脆把外套脱下来平铺到了地上,竟然划拉了一大堆金条用衣服包起来准备提起来。

    这一包金条看起来也就不到半箱易拉罐啤酒的大小,但是重量却不只200斤,董超是包的起来却是拿不动,只急的干瞪眼没命的拽。

    “放下来,这可不是你的东西,这是国家的财产!”兵哥突如其来的一声吼,犹如一个炸雷一般的,直接震醒了还在疯狂拉扯中的董超。

    “不,我不说,你不说,他也不说。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我只要这么多,剩下的,这一屋子,你们两个人分了他。我不贪财,我有这些就足够了。你让我走,从此以后我董超再也不踏进华夏半步!”

    “董超,醒醒吧。这是你父亲藏在这里的东西,但是我肯定,就算你的父亲也没有这么大的能力收藏这么多的珍宝,果然如此。你看看,日记本我已经找到了,这里还有你父亲留给你的一封信!”王浩拿着一个精致的日记本,这个日记本竟然是在一个古董大花瓶里面藏着,也不知道王浩是怎么一下子就找到了。

    听说是父亲留给自己的信,董超一把就接了过去,双手颤抖的打开了信件,开篇那亲切的称呼,直让这小子潸然泪下:

    大超我儿,如果你有一天打开了这间地下室的门,请你不要激动,我知道,因为你如果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势必性命已经掌握在了别人的手中。

    知道这间地下室的不仅仅是你,还有他的主人,为父只是替人保管而已。但是在最关键的时刻,我也没有办法了。你的生命掌握在别人的手中,我只能拿这些钱财来换取董家唯一的命脉。

    大超,爸爸知道你性格叛逆,做事鲁莽。都是爸爸无心教育你,没有时间待在你的身旁,从而对你失去了管教。我之所以想到会有这一天,其实完全是因为我们父子年轻时根本就是一个脾气与秉性。爸爸无力劝你,记住把一切交给来人,你只要能安全的离开,那就是董家的大兴了......

    这些东西我都是替杨市长保管的,已经保管多年了,从你十几岁的时候就在积攒,到现在已经十几年了。杨市长从镇长到县长再到市长......

    “不!爸爸!不....原来你早就想到了,原来你......”董超抱着日记本嚎啕大哭,父亲在最后写的非常清楚,这一切都是国家的,都是人民的,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动用,哪怕是一丝一毫。如果有哪一个人真的再敢伸手,必遭天谴。

    里面粗略的记录了大部分东西的由来,而资金,就是一塌糊涂了,根本很多是谁送的,什么时间送的,送来的目的是干什么,已经无法记清了。只有百十比大的资金流向,记得清清楚楚,甚至是大笔的资金进来后又流出去多少,做了什么用途,都有记录。

    董超早已经哭累了,正如他父亲所说,这些东西,只要能换取董家人的性命,那就不枉费董国权苦心保存一场。

    王浩和徐右兵相继摇头,两人慢慢地向门口走去。

    “兵哥,我想请示钱书记,派省纪委介入!”

    “好的,这是最好的办法,不过现场还需要立刻封锁起来。”徐右兵怅然的点头,再次看了一眼手里的金菩萨,感觉似乎又重了许多,沉甸甸的,都有拿不上的感觉了。

    “兵哥,封锁现场不可以用市局的力量,我想你能不能请求一下航校的官兵协助!”王浩眉头紧锁,他在担心对市局力量的掌控。

    徐右兵两手抱着菩萨,很想对王浩摆摆手说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现在不易扩大化。不过由于腾不出手来,这家伙只能是一个劲地摇头,看着王浩认真地说道:

    “你是一市之长,而航校又不是地方部队!王浩,钱书记让你下来就是要掌控烟海市的。现在不是一个最好的时机吗?我向你介绍个人,只要他出面,只要你相信他,那么对你在烟海市以后的工作,绝对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谁?”王浩连想都没想,直接问了出来。

    “现任市局大局长马景涛!”徐右兵淡淡的看着王浩。

    “马景涛,他不是杨进一手提拔起来的人吗,这可不行,兵哥,如果这时候要是走漏了风声,恐怕我们哥两个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徐右兵哈哈大笑,王浩的谨慎是必要的,可是如果对什么都不了解的话,随意的谨慎,那看起来这个王浩未必就不是最适合烟海市的人选。徐右兵相信钱木槿,钱木槿是徐右兵看到的最正直的的一名省部级大员。并且徐右兵也猜透了钱木槿的心思,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把王浩下放到烟海市,钱木槿对烟海市是充满了期望的。

    “你别逗我了,和我还藏着掖着,王浩,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不要说几个兵蛋子,恐怕就是十几个特种兵也别想轻易地靠近你吧!你小子深藏不漏胆识过人啊,你现在这么说,这不是纯属玩我吗?”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