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9 半夜三点钟
    被徐右兵随意的揭露,王浩只能尴尬的笑了笑。?他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徐右兵双手抱着的金菩萨,这才继续说道:

    “那兵哥,这个电话是你打、还是我打?”

    “当然是你打了,我可没有那个爱好,王浩,这事和我可没关系,你发现的你解决,可别牵扯到我,我又在这里面赚不到半点好处,这即操心又不讨好的活,我可没兴趣干!我陪你在这等着,听到警笛响了我就走,里面那小子你自己想办法解决,不过看在这么大的立功表现上,就以特殊理由遣送了吧!回头我会让有关部门把他带走,只要没人特意追究,就给董国权留个后,毕竟没他这些东西是回不到人民手中的吗!”

    徐右兵说完直接给王浩报了个电话号码,抱着金菩萨就上了车,看的王浩直瞪眼。这家伙就这么走了,你手里还抱着个金菩萨呢。不过王浩直摇头,他明白,既然徐右兵看上的东西,想再从他手里抢回来那根本就是不可能了。

    王浩军人世家出身,自从跟随着钱木槿以后已经懂了不少的东西,徐右兵不能以常人看待,这小子狼牙特战队出身。狼牙特战队有狼牙的规矩,那就是可以随意截留一件自己认为是战利品的东西,而只需备案不用上交!当然,这件东西必须不属于国家机密,不影响到国家和人民的重大利益。

    看来徐右兵是看好那尊金菩萨了,王浩赶紧扒拉了一下日记本,见日记本上竟然没有对金菩萨的记录,王浩不仅也是傻眼了,这么大一座菩萨,竟然在董国权眼中认为不是很值钱的东西,相比地下室内其他的物品,王浩已经不知道怎么去用金钱这两个字来形容了。

    掏出电话,王浩琢磨了一下,还是果断的拨打了马景涛的手机。电话没响几声就被接通了,一个雄厚的中年男声透过话筒传进了王浩的耳中:

    “你好,我是马景涛,你有事请说!”

    只听这几句,王浩就对马景涛这个人非常的满意。半夜三点多了,接起来电话首先没有烦躁的口气,没有嫌弃别人打搅了他的好梦,然后敬语开头,直奔主题,可见此人素养很高,精明果断,是一个非常有素质的中年干部。

    “这个电话安全吗,我需要绝对保密!”王浩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电话里楞了一下:“保持你的电话正常,我马上打给你!”紧接着就是起床的声音,再接着是开床头柜抽屉的声音,甚至还有一个女人很不满意的梦呓声:

    “大半夜的不睡觉做梦都要办案子,你都局长了,能不能让人省点心!”

    “睡你的,我抽根烟,就睡书房了!”

    “深更半夜还要起夜抽烟,你早晚跟烟过吧......”

    嘟嘟嘟......

    电话挂断还没有一分钟,一个陌生的号码就打了过来,一个低沉的声音紧接着传出:“你好,我是马景涛!我知道你得到我的电话不容易,现在你可以说了,这是国家加密保密号段,就是省厅也查不出来!”

    “马景涛,我是王浩!”

    “什么?王浩?”

    “对,马景涛,我是烟海市市长王浩,我发现了重大案情,我需要你的帮助。并且需要你信得过的队伍,立刻带队过来封锁一片区域,不,是处于半山腰的一个小区。动静不能过大,需要严格保密,你能够做到吗?”

    电话中一阵沉默,显然马景涛在思索。马景涛突然感觉到今晚这个电话的不平凡,很可能他因为这个电话陷入到一场极为复杂的斗争中去。但是他清晰地知道,王浩来历的不凡。

    王浩,今天刚到烟海市!

    王浩,就有大动作!

    马景涛甚至是一时间就陷入了迷茫,马上就四十五了,人生走到局座的巅峰,根本就是马景涛此生最大的辉煌。而很明显,王浩深夜的这个电话,对自己不仅仅是刺探拉拢,更是直接的逼迫自己表态和站队。

    那么说,王浩要针对的,或者说是发现的大案子,又和谁有关系呢?

    半夜三点钟

    一个新来的市长!

    严肃而又激烈的思考,让马景涛很想点上一根烟。此刻他的脑中是混乱的,甚至一度突然间出现了杨进在市局大礼堂中力挺自己上位的场景,并且散会后,杨进又邀请自己上了他自己的专车。

    脑门上一层细汗,如果这时候自己突然靠上了王浩,靠上了这个新来的市长,那么?

    ......

    马景涛不敢想下去,王浩无论是以后能够在烟海市取得话语权也好,或者是能够掌握烟海市的常委会议也罢,自己倒戈相向的名声注定要背在肩头了!

    人生只有一步选择的余地,答应和不答应,或者说,自己需要不需要向杨书记汇报,一时间千千万万种想法,完全占据了马景涛这个对斗争还不怎么熟悉的脑海。是啊,他干局长才多久,甚至到现在还只是一名政法委副书记,根本脚步都没能够迈进官场的舞台之中去。

    “马景涛,我替人民请求你,我请求你保护人民的利益,保护国家的利益。马景涛,是徐右兵让我打给你的,你来与不来,就当我没打给你,但是请不要透漏出去!”

    “王市长,您在什么位置,我立刻过去,您放心,我亲自带队,绝对都是信得过的人!”

    呼!王浩整个身心都放松了下来,在马景涛答应了的一刹那间,突然他发现自己的后背全是冷汗,站在漆黑的庭院中,屋内还有那一滩血迹,冷风一吹,浑身毛骨悚然。

    单枪匹马,他只身来到了烟海市,没有一个援手,没有一点方向。但是现在,仿佛一切都拨云见日、豁然开朗了。他知道,只要今早太阳升起的时刻,烟海市纵然就会迎来一场不亚于**级的地震,甚至整个青屿省,连带着下来,一定是余震不断。他更知道,这件事引起来或者是给他带来的,绝对不仅仅是一点点的功绩,甚至有可能是前路层层叠叠的凶险弥漫,随着整个事件的严肃调查,王浩相信,自己突然之间结识的潜在仇家就会越来越多。

    “徐右兵,你是在帮我,还是在害我!”一时间,王浩忍不住喃喃自语!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