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0 有些踌躇不定
    马景涛迅速叫起了唐奎,如果说烟海市局最贴心的,只要唐奎和曾经自己出身的快速反应大队。 而快速反应大队绝不会让马景涛失望,第一时间得到了召唤,所有队员,无论是正在执勤中巡逻的,还是在家休息预备的,第一时间就集合完毕,登上依维柯迅速向事发地点集合。

    队员们全身披挂,全副武装,这么多人被集中召集,一看就是有大案子。尽管坐在车里也是一个个激动不已,饱涨的情绪别提能有多高涨了。烟海市是一个治安良好的滨海港城,由于制警严格,风气郎正,所以突发大案要案一直很少,能一次性的出动这么多的警员,实在是不多见。

    唐奎车开得飞快,通过内部无线再次严格要求保密政策。命令各分队长直接没收了所有参战干警的电话,骨干队员带头,以小组为单位,坚决不能泄露行动的目的地和行动目标,如有违反,不仅直接踢出警务队伍,并且还要付法律责任。

    “都听好了,动真格的,不用我说,主动把自己的通讯设备依次上缴,还有那有两部手机的主,我就不说了,你自己看着办!各小组临时调换,一会我们一分队和三分队掉换组长,组员不动,也就是说,一分队一组归三分队一组的组长直接领导,所有人必须服从命令,互相监督,如果有人胆敢泄露这次的机密行动,任何人只要发现,可以立刻抓捕,如遇违抗,当场击毙!”

    哗!

    ......

    一分队长宣布完了命令以后,一分队两部依维柯里面顿时炸锅了,所有队员们都在的议论着这次行动的严禁和重要性,而至于带队组长临时掉换,这简直是快速反应大队成立以来,从未出现过的事情!

    “肃静!有谁还听不明白吗?还需要我再强调一遍吗?”

    ......

    刹那间,车厢内一片寂静。能够成为快速反应大队中的一员,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精英。政治素质本身就相当过硬,根本不需要任何人再次强调什么,所有人立刻就认识到了这次任务百分百的严肃性和政治原则性。

    没人再敢多话,甚至不少队员都有些紧张。因为尽管严肃的强调,但是他们却是不知道目的地究竟是哪里,还有他们这次参战的是什么任务。可是尽管不知道,也没有任何人敢随便的问出来,因为此刻,所有人都知道,问了,就是一个错误。不知道就是对的,没有理由。

    半夜三点三十分许,依维柯在烟海市空旷的街道上快速的行驶着,不闪警灯,不开远光,低调而又快速。十几辆大型依维柯仅仅用了不到十五分钟的时间就到达了南郊,而此刻任务终究下达,命令所有人员立刻集结,快速组合,徒步在三分钟之内必须赶到青华山别墅小区。

    二队三队在外面严格包围青华山别墅小区,立刻占领了并控制了有利地形和各个出入口,甚至连半山腰也设立了警戒线,不允许任何人出入,眨眼间就把青华山别墅小区围了个水泄不通。强射灯移动探照灯打出去,整个青华山别墅小区外围亮如白昼,就连只苍蝇想要飞出去也会看的明明白白。

    一分队跟随唐大队长执行特别任务。哗啦啦,人员快速下车,没有一个人说话,快速自动分组,迅速按预定计划各自分头执行命令。唐奎带着一分队三十来名干警毫不犹豫的就往里冲。接到的是死命令,三分钟之内冲不上去,回头就有可能挨板子。

    刚冲的最后一幢别墅门口,唐奎就见到了满脸严肃的马景涛。此刻的马景涛马脸阴沉,一改往日平和近人的形象,那脸阴郁的都快要滴出水来了。

    “都到齐了吗?”

    “报告局长,快速反应大队奉命赶到,应到一百零八人,实到一百零八人,以按照指示,完全封锁了青华山别墅小区,我敢向领导保证,除了天上和地下,如果有犯罪分子想要在我们快速反应大队的队员们手下突围,纯属做梦!”

    “放屁,联排总共不到三十间房子,你要是跑出去只苍蝇,今个我就撸了你这个大队长!我不管什么天上地下的,今个我要的就是你要给我拿出钻天鹞子的精神,必须要不屑一切代价执行命令!”

    “是!保证完成任务!”

    唐奎双腿一并,额头连汗都出来了。

    “是马局长吗,你先进来!让同志们现在外面等一等!”

    别墅内突然传来了一个淡淡的声音。

    马景涛立刻答应了一声,转身就进了这间别墅。

    唐奎一个眼神下去,顿时警员们快速的分散开来,立刻自动有序的把这间别墅团团地围住了。

    “报告领导,马景涛奉命到来,请指示!”马景涛严肃而又坚决,既然来了,那么他就不想一切。

    王浩煞有介事的看着马景涛,好一个相貌堂堂的威风凛凛的公安局长,只着一身正气,就不输给任何人。哎,不过他却不是听从我的命令立刻赶过来的,而是因为徐右兵!

    王浩的心中此刻还有一些落寞,看来自己市长的名头和徐右兵三个字比起来,差别还是巨大的啊!

    “老马啊,今天我让你来,不管你看到了什么,见到了什么,或者是你想到了什么,以及下面要做的事情,你必须要给我严格保密。还有,不仅仅是你,就是带队的队长和参战的警员,事后也不可以泄露一点一滴,你能够做到吗?”

    称呼从马局长到老马,马景涛眉头紧锁。就连事后也不能泄露一点一滴,这个保证马景涛还真不敢下。什么任务这么重要。他不是不敢保证。因为他只敢保证一段时间内不泄露一点一滴。快速反应大队这么多的队员,虽然组织性和纪律性严密无比,但是随着时间的久远,谁能保证哪个混小子不在喝大了的时候,一不小心嘴唇子吐露了这个极端的秘密呢?

    “老马啊,不要有压力吗,我是说最起码在一个月内给我严格保密,因为这件案子的性质很复杂,并且很重要,后果相当的严重,甚至有可能引发山崩海啸,你明白吗?”

    “山崩海啸?”马景涛刹那间瞪起了他的一双大眼,他甚至有些踌躇不定,这么重要的案子,他今晚究竟是来对了呢,还是来错了?

    “马勒戈壁的犹犹豫豫的,你犹豫个鸡毛!不想干就给我滚,离了你这马屠夫,难道我徐右兵还要吃带毛的鸡?”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