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6 实在是无奈
    多条狗多个看门的?

    这话徐右兵爱听。 神仙,更不是什么大能。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兵哥,在烟海市,甚至别人吼一声,他就要被警察追着到处跑。而徐右兵之所以选择和帮助陈晓雅,有时候想起来让他自己也会觉得莫名其妙。本来说这是一个和自己有着仇恨的女人,但是冥冥中徐右兵感觉自己好像对陈晓雅的可怜大于仇恨。

    是的,在兵哥看来,陈晓雅很难。也许是大男子主义思想的存在吧,徐右兵感觉自己应该帮她一点。

    其实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兵哥想找一个经济帝国的开拓者。这个世界没权还可以忍耐,过个普通人吧,可是没钱,那就寸步难行。兵哥已经复员了,虽然他本身就没权,可是原来的他叱咤风云,为所欲为,身后都有人担着。

    现在被人请为客座教官,说得好听点是聘任他重视他,说得不好听点,徐右兵知道这是自己被人利用,甚至是为他人做嫁衣。为他人做嫁衣的事情不是兵哥喜欢干的。兵哥的理想是有自己的帝国,有自己的一处能够安身立命的地方。

    就像现在,赵 敏还寄身在航校,这是兵哥非常不喜欢的事情。自己连给自己女人一个安身立命的窝都没有,还谈什么男子汉大丈夫。

    而徐右兵希望能打拼出自己的一方天地,打拼一处完全由自己说了算的领地,并且完全是由自己主掌的,属于他自己的领地。

    想要有一块完全属于自己的属地,首先需要有钱。兵哥想得很大,他甚至在想这块属地完全由他自己做主,甚至可以与赵 敏的爷爷赵誉刚对抗。赵誉刚给徐右兵的感觉很奇怪,兵哥甚至一直在担心,会不会有一天老赵突然对自己下手,从而在自己的手中将赵 敏夺走。

    这是兵哥绝对所不允许的事情,所以兵哥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需要强大,强大的经济基础作为他成就自己能够掌控一方的霸主。并且他需要拥有自己的实体,这个实体现在在兵哥看来,就是强大的企业或者是能够在华夏成为垄断一方的强者。他手里这点钱必须要投身实业,没有实业,这些又让兵哥时时刻刻认为来路不怎么正的资金,如果没有一个好的流通渠道洗白,兵哥相信,时时刻刻都会有大佬看中,眼红,甚至出来找点麻烦分一笔。

    而成就自己的实业,徐右兵认为陈晓雅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陈晓雅的商业头脑和对企业掌控的能力,如果再加上自己在后面的辅助,那必会一片星光灿烂。这么多年来,陈晓雅在杨进的百般刁难中都可以有所作为,而如果自己真正的站在她的身后,帮她解决掉不该有的麻烦,那么以陈晓雅对商业的天赋,徐右兵相信,很快这个女强人就能打造出一片经济帝国。

    而楚天华!

    在徐右兵看来,这人如果真心留下来,或许对现在的海天置业来说,能起到根本上的作用。他是不是被人指使,是不是受人威胁这个都可以排除在外,而最难得的就是他能够看清面前的形式,知道以后该怎么做。这样的人与其一棍子打死,还不如现在收下他做条狗。因为一条好狗,起到的绝对不只是帮助看家护院那么简单的事情。甚至有可能能够帮助主人上山打猎,获取必要的食物资源。

    而真的把楚天华一棍子给打死了,徐右兵不认为海天从此以后就不和烟海市银行方面打交道了,更不会认为海天置业不需要资金周转了。如果再来一个新行长的话,是不是还要费力重新周折一番呢?

    “哈哈哈,楚行长,你这话我可不爱听!楚行长啊,你这是做什么。我可没有那么大的权力啊。要带你走的是警务部门,你可是违法犯罪在先啊!”徐右兵语气一转,对几名警员挥了挥手。几名警员愕然的楞了一下,不过带队的小子立刻反应了过来,拉了一下自己的同伴转身就走。

    “报告首长,我们先回车上转转。现在这一块很不稳定,我们就在楼下,领导如果需要,只要喊一声就行,我们立刻上来!”

    “山山,送一下警察叔叔们!”徐右兵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并且语气中还带着无比挑逗的意味!

    “切!你才叔叔!真败了!”温秀山气呼呼的瞪了一眼徐右兵,转身就走。

    等屋内的人全出去了,不想楚天华竟然噗通一声再次给兵哥跪下了:

    “徐哥,请相信我,请相信我的真心。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以后兵哥您就是我亲哥,对待海天,对待陈总那就是我亲姐。兵哥,我楚家的楚云飞就是华夏行的总经理啊兵哥!只要您能放过我楚天华这一次,我楚天华以后一定知道该怎么做!”

    “什么?楚云飞?”哎呀,想不到楚行长身后还有这么大的后台,真是让我陈晓雅刮目相看啊“”

    “啊,陈总。也就是个表哥,表哥!哎!我在楚家,也可以说很受家族的重视。不过比起我表哥来说,差的就多了。我可不能犯错误啊陈总,其实您不知道,这块贷款的问题我真的是压了好久了,实在是无奈,这才听从了杨秘书的话。做到我这个位置不容易,并且我很可能再上一级,所以,所以......不过兵哥,陈姐你们放心,只要你们这次放过我,我楚天华一定会肝脑涂地,以为后报!”

    面对楚天华这样的表白,徐右兵认为很坦诚。并且放过这么一个人,兵哥认为完全可以。他不相信楚天华现在看不清形势,不明白自己的手段。如果楚天华真看不清的话,他就不会大清早赶到这里来向陈晓雅赔罪了。

    所以打一棍子的目的就是警告,而打完了能够完全的拉拢过来,这才是真目的。

    徐右兵当着楚天华的面直接给马景涛打了个电话,要求马景涛网开一面。毕竟楚天华是受人逼迫,原凶还应该以惩戒杨善宇为主。马景涛当场表示,一定会按照兵哥的意思办,对楚天华受人指使的违法行为严重批评警告。但是人一定要去市局接受教育,违法不一定就是犯罪,但是必要的批评教育还是需要有的。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