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5 有点想法
    无论是好莱坞也好,还是戛纳,或者是百老汇,而除了这些,全球出名的影视公司,能获取利润最大的影视公司,收获粉丝最多,能够迅速成名的影视公司,那只有华夏明珠了。 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徐右兵会有这么大的能力,一开口就让两姐妹签约这么大的实力影视公司吗?

    “徐,你在骗我们,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就告辞了。不过你放心,我们不会出卖你的,因为你是好人,最起码没有让保罗卖了我们!”

    布兰妮抬头的瞬间已经隐去了满脸的痛苦之色,似乎已经将这段不堪抛到了脑后。她转头看了看芬妮,继续说道:

    “芬妮,已经是中午了,我们买的东西还有,要不我们一起去做午饭吧!昨天我见徐很喜欢加州牛肉面,那么今天中午我们给他做点别的,你认为怎么样。”

    “当然可以布兰妮,尽管我们的人生很糟糕,但是日子还是要过。认识徐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他来加州就是我们的客人,所以能尽一下地主之谊,也是我们应该做到的不是吗!”

    徐右兵笑而不语,看着两位女孩离开。布兰妮和芬妮都是那种很给力的长腿美女,现在两个女孩穿着同样的酒吧开襟小短裙,浑圆修长的大长腿从短裙的下摆露出来,从后面看起来更加的性感迷人,诱惑的徐右兵差一点鼻血就喷了出来。

    不过他还是假装镇定的静了静心神,在这一刻间他突然很想做点什么。对,就是要做点什么。他相信自己尽管已经把洛杉矶搞得鸡飞狗跳,但是警察真想查到点什么还是很困难的,更何况他登机的时候本来就隐藏了自己的容貌,而在纵身一跃跳下立交桥以后又换了另外一种模样。

    他相信自己的易容手段,如果没有这点手段,那兵哥就算是白混了。

    一夜没睡,徐右兵根本就没有一点困意。现在与弗兰克还没有接上头,这让他认为自己的行动有些迟缓。他检查了下那把手枪,重新退出子弹擦拭了一下,然后又将弹匣压满放在腰间,又把当初机长史蒂芬给他的那把小手枪收了起来,准备突发状况的时候可以随时就用。

    不过他最想干得就是一会找个地方丢掉这两个家伙。如果这两把枪现在又出现在这里,警察很简单就会根据子弹找到持枪的人,徐右兵可不想再惹麻烦,他来这里是想赚钱的,而不是来搞事的。虽然这里远离洛杉矶警局,也出了洛杉矶警方的控制区域,但凡事还是小心一点好,他可不认为拥有高科技的山姆国警方会想不到通过手枪来追查闹事者。

    外面依旧小雨沥沥,加州的秋季比起华夏烟海市来的早了一点,推开门有点清爽微冷的感觉,外套已经丢失,徐右兵只穿了一件体恤。好像就知道徐右兵要出来一样,芬妮已经端着热咖啡和面包果酱走了过来,希望徐右兵可以先填一下肚子,然后快速的走进厨房与布兰妮一起忙活起来。

    徐右兵坐在靠窗的餐桌旁,外面就是海天一色的加州西海岸,不远处就是连绵的山脉。别说这个地方还真不错,如果不是保罗祖传下来的一处农庄,真不知道买下来需要多少钱。窗外细雨飘扬,大海之中烟雨蒙蒙,秋的味道越来越浓。

    此刻的保罗根本就没睡,他从徐右兵的房间离开后就在和自己的兄弟们谈。虽然说徐右兵在他们身上下了毒药让他们很忌惮,但是保罗却并不这么认为。他相信如果徐右兵想要干掉他们四个,即使他们有枪都没用,哪怕是远远地打暗枪,徐右兵都有可能快速的躲开。

    这个人太神秘了,如果没有一点身手的话怎么会来做监狱黑帮的教皇。而且徐右兵浑身散发出来的气场又是那么的强大,让他只站在徐右兵的面前就会感觉到心惊肉跳。这家伙出手狠辣,杀人不眨眼,只从身上的气势就让保罗感觉他绝对是一个杀过无数人的老兵,自己这种简单的佣兵根本就没法与他比。

    并且让保罗奇怪的是,他们在洛杉矶犯了这大的事情,还干掉了霍克,要知道这种案子绝对惊天了。但是当局到现在也没有追查出洛杉矶,根本就对那几辆丢失的轿车熟视无睹。如果通过车,通过监控很容易就会查到这里。

    现在警局的科侦手段如此的发达,保罗不相信警察就掌握不了他们的逃跑方向。但是电话打过去,通过内线询问让保罗大惊失色,警局对机场案和酒吧闹事以及杀死霍克的凶手竟然已经找到了,还找到了丢失的轿车。据说匪徒已经被当场击毙,警方正在做结案调查。

    此刻得到的消息已经让保罗彻底的震惊了,他甚至越来越感觉徐右兵的不平凡,教皇终究是教皇,不用出手已经有人在后面替他摆平了一切。

    他已经听到了徐右兵在楼下和芬妮说话的声音,再次得到了兄弟们毅然肯定的答复后,保罗决定下去继续和徐右兵好好的谈一谈。

    只是刚走到楼梯口就看到了芬妮转身进入厨房的背影。学表演的身材就是好,保罗暗暗的吞了一口吐沫,只因为芬妮和布兰妮都是兄弟女人,所以保罗一直都隐忍着警告自己不能对兄弟的女人下手。他对这两个小美女不是没有动过心,不仅仅是他,就连现在这些兄弟们看芬妮与布兰妮的目光也是那种火辣辣的模样。

    只不过兄弟们都知道,战友已经死在了战场上,如果没有战友,死得很可能就是他们。所以哪怕有一点能力他们对这两个女人有的只是保护和继续保护,只是实在不得以,保罗才想到要把她们送到佣兵会所去。因为在那里,没人会动佣兵的女人,即使已经是死去的佣兵。

    那里有不成文的规矩,只有女人可以挑男人,而不可以男人挑女人。当然,这种女人,指的只是牺牲了的佣兵家属。

    “今天的天气真是糟透了老大,我很不适合这样的天气!”保罗选择天气为借口在楼梯上就和徐右兵开始打招呼。他手里提着两个满满的密码箱,显得非常的沉重。里面装满了现金与值钱的玩意,都是从霍克那里缴获的战利品。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