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4 无迹可寻
    当徐右兵超低空驾驶着一架小巧的hdjt已经往返这个废弃的隧道第五次的时候,加州城内已经被警方严密的封锁了。? ?发各路段已经拉起了黄色的警戒线,而弗里朗大桥完全封闭,甚至于那辆自山姆国西部开往山姆国北部的货运列车已经被军警层层的包围。到处都是身穿藏青色制服,头戴美式大檐帽的警务人员。

    还有一些身着便装挂着枪套的山姆国情报局人员正四下里不断地调查着。

    行署加州总行被重匪劫持,这是山姆国近年来不多的恶性案件之一,劫匪的手段非常的恶劣,组织非常的严密,行动非常的迅速。挑衅了山姆国警方的底线,更是挑衅了山姆国反恐维和特别行动对的尊严。

    长30多米的大型集装箱就这样被劫匪堂而皇之的从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被劫走了。山姆国警方承受着来自各方的压力,警长与反恐维和行动队受到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警告和辱骂。

    市民们的口水几乎能将他们湮灭,没有谁现在还会相信警察,没有哪一位山姆国民认为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在如今是大街上摄像头到处林立的时代,路人如织的时代,巡逻在大街上的警务人员多如狗的时代,怎么还会有这么严重的案件发生。不要说市民们不相信,整个山姆国人不相信,就连世界人民都在怀疑,在怀疑这件案子的真实性。

    这会不会是有人造谣生事非法炮制的假新闻,用以夺取各界人民的眼球,以达到让发布新闻者出名的目的。

    30多米长的大型集装箱,里面的货币层层叠叠,几百亿之多。就这么没了,一眨眼的功夫不仅仅是劫匪没有了,就连这么大一个集装箱也没了,你说出来的话谁信啊。

    难道上天了?

    可是不管各界人民怎么评论,但是布朗此刻却是头痛异常。他竟然接到了山姆国中情局局长大人亲自打来的电话,让他详细的汇报案情。

    经过快速的现场勘查,仅仅是市区内一个主要案发现场,劫匪就动用了火箭筒榴弹发射器、轻机枪、霰弹枪、k47、巴雷特等重武器,而至于手榴弹、震撼弹、爆音弹、穿甲爆破弹和催泪瓦斯现在还没有统计出来具体的使用数量。

    现场密密麻麻的全是镶嵌在车体路面等各个角落的7.62毫米子弹头和散落的到处都是的子弹壳。附近楼顶的子弹壳满满的集了一地,竟然有上千枚之多,而手枪发射出来的子弹和迸落在地上的弹壳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

    劫匪强大的火力使他们直接压制的警方根本就抬不起头,没有任何还击的余地,轻而易举的突破了警方设立的层层关卡,甚至在弗里朗大桥上使用了大量的震撼弹和爆音弹,而烟雾弹竟然使用了几百枚,使当时的整个弗里朗大桥都处在硝烟弥漫之中,能见度基本为零。

    这还不算,进一步调查显示,市区包括劫匪突围部位,乃至于整个弗里朗大桥和出入加州市区的各路口、各主要街道的摄像头在当时竟然是全部停止运作的。有专业人员已经通过技术手段复原了当时的情况。这些处在各个主控系统所控制的摄像头当时竟然完全的被第三方电脑入侵了,也就是说当时大街上处在各个位置的摄像头虽然处于正常工作之中,但是却没有任何数据传输回去,这些摄像头所做的只是无用功,虽然说拍下来了不少的照片,但是根本就没有进行存储,而等于根本没拍。

    现场寻找目击证人和知情市民相当的困难。在如此密集的火力下,就连警员当时都恨不得自己能够变成一个地老鼠钻进地地下,去躲避这场灾难性的突发事件,就别说好事的市民了。

    至于那辆被冤枉的火车到是第一时间被控制了起来,不仅仅是车上的司机被控制了起来,就连火车上的几名工作人员也一起遭到了隔离审查。可是审查出来的结果却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司机当时和所有的工作人员竟然也遭受到了绑匪的劫持,他们全被打晕了丢在驾驶室后面的休息室内,全身被绑着不说,并且强迫性的喝下了不少安眠性饮料。直到火车被警方找到的时候,他们还在昏睡之中。

    案件没有获得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所有的线索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劫匪们早就想到了一切,想到了警方可能想要抓住的任何疑点,已经在事先做好了一切准备,让警方无迹可寻

    “邪恶!布朗,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我也不管你用任何方式与方法。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我只给你三天时间,如果在三天之内,你还是给我找不到任何线索,那么你就等着辞职吧我的布朗先生!这不是我对你说的话,而是总统先生,总统你知道吗!”

    戴维斯完全失去了风度的摔了手中的电话,布朗这个他暗藏在最底层的家伙竟然没能够给他提供出任何有价值的线索,这让本来信心满满的戴维斯突然感觉一个头两个大,看来自己真是低估了那帮可恶的混蛋了!

    “弗朗西斯!你踏马的死哪去了!你找到什么了没有,告诉我,你踏马的还能干点什么!”戴维斯在办公室内疯狂的对着另一部电话大声的吼着,他的声音充满了无比的愤怒与焦躁。

    被派到案发现场的弗朗西斯把手中的电话远远地举在离自己的耳朵能有一米多的距离之外,他实在是忍受不了戴维斯的这种怒吼。这个狗娘养的知道别人的耳朵不是他自己的,所以在电话中大吼大叫的已经习以为常了。如果他不是自己的上司,弗朗西斯此刻真想冲到这家伙的办公室举着这个电话朝着他的脑袋一砖头下去拍死他。

    “我对你的吼叫感到非常的生气我的头,因为我感觉我的耳膜已经破碎了。如果你还想让我为你工作的话,就请你不要像条疯狗一样的吼来吼去,我真的是受不了了你这种像狗一样的叫声!

    戴维斯,我的头,你不要摔你那可怜的电话,因为那是我们山姆国的公有财产,如果你要是再摔电话,我将完全可以控告你毁坏公务我的头!”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