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4章 算计
      广寒宫!

      幽幽暗暗,浓郁的太阴之力弥漫,此地乃是阳光永隔之地。

      一股清风缓缓流动,一道身影悄然的融入其中,他无影无形随风而动,赫然乃是杨启峰离开广寒宫分割开的一道化身。

      化身不断在广寒宫中移动,并无触动任何禁制和阵法,他如入无人之境,此种境况一点也不出乎杨启峰的预料,广寒宫上古时自是禁地,天下少有的龙潭虎穴哪怕是准圣前来也进的出不得,可自从妖庭崩溃后广寒宫的地位开始一落千丈,羲和假死脱身自是不能够继续的执掌广寒宫,他化为嫦娥后对广寒宫的控制已经失去。

      广寒宫屹立于太阴星辰之上,不知道吸引了多少目光,要是羲和敢于布置暗手岂能不被发现,真当漫天仙神都是白痴,像是这位化为吴刚的共工,他敢于在杨启峰面前暴露身份,还不是因为当前圣人无踪,要是圣人健在他岂敢泄露自己分毫的气息。

      换成其他地方自妖庭崩溃这万万年也会逐渐的被忽视,可广寒宫它不同,这里是太阴星辰,周天三百六十五颗星辰中仅次于太阳星辰,在太阳星辰失踪太阴星辰就是最为重要的一颗星辰,他的作用是稳定周天群星,不知道有多少仙神的目光每日都垂在这里,想要获得太阴星辰的权柄,正是这样的大背景下,羲和不敢有着超出嫦娥身份的动作。

      广寒宫中禁制虽有,可羲和以嫦娥身份布置下的禁制,对于当前的杨启峰而言完全可以忽略不提。

      宫殿重重,走廊,阁楼应有尽有,杨启峰顺着这一股微风在广寒宫中游动,广寒宫太过于空旷,绵延到天宇的宫殿中人数绝对不会超过一掌之数,除了共工和羲和二人外,把那兔子算上也才仅仅只有三个活物,其他连一位侍女都无,不光如此这雄伟的一处处大殿中也都被搜刮一空,上古妖庭时期此地一定摆放着一件件的珍品,可如今休要说是法宝了就算是一件法器的边角料都被搜刮的一空。

      前方玉兔正趴着,她全身洁白一尘不染,鲜红色的双眸犹如两颗红宝石。

      “找到了,”他心中暗道一声,他借助者微风在广寒宫中晃悠,为的就是寻找这玉兔,微风吹拂,他顺着微风直接附在玉兔身上,化为了一根洁白的兔毛。

      一股意念散发弥漫笼罩玉兔,杨启峰他凭借自己的意志开始影响玉兔,玉兔鲜红色的双眸泛起迷离,她逐渐的开始被杨启峰影响,双方的差距实在是太大,玉兔的意志在杨启峰面前如豆腐一般脆弱,作为准圣精心施展的一道化身,可以和寻常的大罗金仙相比,而这玉兔的实力也算是不错,具备着真仙的实力,可真仙和大罗差的太大了,

      要是摧毁玉兔的意志,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影响玉兔倒是稍微复杂一下这不是正面的摧毁而是迂回的暗示。

      一刻钟后玉兔迷离的双眸恢复了明亮,她站起身来直接走动起来,她缓缓的走到了一处宫殿前。

      宫殿前竖立着一尊大鼎,大殿枭枭,其上正燃烧着不知名的香。

      玉兔缓缓走到大殿门口趴了下去,鲜红色的双眸缓缓闭合上,脑袋微微缩起宛如沉睡,大殿沉寂宛如空旷,可杨启峰晓得羲和正在大殿中,这里是羲和的居所。

      时间缓缓流逝,眨眼间就是月余过去,广寒宫位于太阴星辰之上,是处于浩瀚星空中并不算天界。

      这一日,平静的大殿却是被脚步声打破,一位处于青色羽衣下的身影缓步走来,他身躯修长,相貌俊秀,气质儒雅,风度翩翩犹如一位饱读诗书的书生,他是谁?

      杨启峰一眼就辨认出来,他正是和他分离不就的白泽,和他情况类似出现在此地的白泽并不是真身而是分身,比他的化身高上半层,不是的一层的缘故是他乃是本尊精心炼制而成,耗费的心血和资源根本不比分身来的差甚至是犹有过之,只因为是化身先天差了分身一筹,

      仙者,长生久视。

      要是凡间商讨事情间隔这么久,定然存在耽搁怠慢等等事情,可这月余时光,对于他们只是一眨眼的时间。

      不论是走入大殿的白泽还是羲和,从始至终都没去看玉兔一眼,杨启峰成功的混过,并不知道已经有着一人却是在此地隐藏。

      “娘娘事情已经办妥!”白泽步入大殿后,他不等羲和发问,自己主动开口道。

      “等到太子登临妖皇,以他对娘娘的厌恶肯定不会让娘娘继续霸占妖后之位,”

      “妖后,此天地位业仅仅低于妖皇一分,得之自可获得妖族气数,这样的好处谁能够忽视容忍外人霸占,”羲和美艳的脸上浮出冷笑,她玉手抬起食指轻轻一点道;“成也妖后,败也妖后!”

      “这么多年来本宫和妖族联系一一斩断,假死脱身大计百步已走九十九步,却是被这妖后之位卡住,”

      “一日不摆脱妖后之位,本宫一日断绝不了和妖族联系,不能恢复自由,”

      “恭喜娘娘即将脱困,”白泽语气不喜不悲干巴巴的恭贺了一句,语气洪亮的道;

      “娘娘!”

      “老臣最后叫您一声娘娘,”

      “情分已尽,泽和您再无相欠,”

      “他日泽发现您做下了对不起妖族之事,泽不会因为往日之事手下留情,”

      “皇昔日评价你刻薄寡恩,天性薄凉,并无任何错误,”羲和目光冰冷注视着白泽,语气森寒的缓缓继续讲道;

      “在你眼中唯有妖族,其他都只是旁枝末节,”

      呵呵!!!!!!!!!

      羲和她连连的笑起来,朱红的嘴唇蠕动道;“本宫挣脱禁锢,重归先天之灵,自是不能够再命令你,可当皇回归之后,你然要听从本宫的命令,”

      一道黑色丝线浮现在羲和玉手之上,她朝着白泽一扔;“这就是你招妖幡中的一丝魂魄,”

      “先给一半,等本宫脱困再给你另外一半,”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